當前位置: 股票周刊 > 美股 > 正文

*ST鹽湖177億資產降價53億 20萬人圍觀仍無人報名競

摘要
每經記者 王 朋每經編輯 張海妮 12月3日上午9點,*ST鹽湖的三宗資產在阿里拍賣平臺公開競拍結束,但仍沒能找到買家。與前次拍賣情況類似,三場拍賣共吸引了超過20萬次的圍觀,但無

  每經記者 王 朋每經編輯 張海妮

  12月3日上午9點,*ST鹽湖的三宗資產在阿里拍賣平臺公開競拍結束,但仍沒能找到買家。與前次拍賣情況類似,三場拍賣共吸引了超過20萬次的圍觀,但無人報名參與競買。第一次拍賣時,三宗資產的起拍價已在評估值254.27億元基礎上打過7折,本次拍賣又給出了“首次起拍價7折”的折扣。具體看,鹽湖鎂業股權及應收債權的起拍價從124億元降至87億元;海納化工股權和應收債權起拍價從22.99億元降至16.1億元;化工分公司資產包則從30.68億元降至21.48億元,三宗資產累計降價53.09億元。

  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實地探訪了鹽湖股份。兩個半小時的飛機,從西安一路向西直抵格爾木,窗外的景致,由璀璨轉至燈光點點。六十多年歲月流轉,口口相傳下的格爾木,擁有太多傳奇。格爾木之所以是格爾木,全是因為察爾汗鹽湖——這座國內面積最大的鹽湖,以豐富的氯化鉀等無機鹽,讓格爾木成為全國最大的鉀肥生產基地。

  作為國內鉀肥龍頭企業的*ST鹽湖和藏格控股,圍繞著察爾汗鹽湖,幾乎囊括了國產氯化鉀的天下。

  搶占風口 鹽湖提鋰的前身

  近期,交易所對藍曉科技的問詢,讓購買其相關設備的藏格控股及其鹽湖提鋰再次被關注。

  2017年末,藏格控股公告稱,全資孫公司藏格鋰業在察爾汗鹽湖提鋰驗證試驗取得成功。按照公司的表述,這項驗證從鹵水中順利生產出公斤級電池級碳酸鋰產品。

  這一“信息炸彈”對市場的震動不小。就在同年早些時候,*ST鹽湖受“鹽湖提鋰”概念影響,股價曾迎來一波大漲,2017年7月至9月,短短兩個月公司股價最大漲幅超過100%。公司亦在當年底宣布,擬籌劃啟動5萬噸/年電池級碳酸鋰項目。

  鹽湖提鋰的“競賽”,在這一年如火如荼進行,無論是資源端的企業,還是技術端的企業,紛紛盯上了這塊“蛋糕”。

  市場的熱情來源于“藍圖”的展望。事實上,早在2017年4月,工信部、國家發改委、科技部三部委便印發了《汽車產業中長期發展規劃》,其中明確提出“預計未來10年我國汽車市場仍將保持適度穩定增長,到2020年新能源汽車產量達到200萬輛,到2025年新能源汽車產量達到700萬輛”。

  眾所周知,3C電子產品、傳統工業領域對鋰資源的需求相對穩定,而鋰電池正是新能源汽車產業鏈的重中之重,隨著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發展,刺激了動力電池鋰資源消費量高速增長。有機構預測,“2020年全球需求將突破40萬噸碳酸鋰當量”。

  鋰價上漲成為必然。2015年至2017年,工業級碳酸鋰價格從4萬元/噸左右,一度飆升至15萬元/噸。如此一個藍海,不少企業坐不住了,但橫亙在企業面前有兩個主要問題:

  一是傳統的礦山提鋰,在國內長期面臨窘境——鋰礦石開采難度大,礦石提鋰企業很大程度都依賴從國外進口鋰輝石進行提鋰。此外,“礦石生產綜合成本在五六萬元一噸,出來的還有很多廢渣,還有強酸性污染,對環境影響比較大。”藏格鋰業一位負責人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二是鹽湖提鋰多少有些“可望而不可即”——鹵水鋰資源占我國鋰總儲量的85%,鹽湖提鋰被證明成本要遠低于礦石提鋰,且更為環保,但受制于開采環境、鹽湖品質和提鋰技術的限制,鹽湖提鋰彼時更多停留在“紙上談兵”階段。

  背靠鹽湖 藏格鋰業的布局

  故事講好了,資本往往會蜂擁而上。在A股,有多家上市公司陸續布局鹽湖提鋰相關業務。通常來講,這些公司一般分為資源端和技術端兩類。

  一是像*ST鹽湖、藏格控股這般擁有鹽湖資源開采權,另一類是擁有提鋰核心技術,像文章一開始提及的藍曉科技,還有賢豐控股、久吾高科等。

  據統計,青海總的碳酸鋰產能規劃已達17.4萬噸。藏格控股與*ST鹽湖坐擁天然便利——僅在察爾汗鹽湖,兩者占據的采礦權面積分別為720平方公里和3700平方公里。

  我國鹵水鋰資源主要分布在青海與西藏,其中察爾汗鹽湖的碳酸鋰可以說儲量最為豐富。

  近水樓臺先得月,這兩家公司在鹽湖提鋰的布局可謂迅速。《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發現,僅圍繞著這兩家公司的鹽湖提鋰,在A股市場便聚集了一個“察爾汗鹽湖生態圈”。

  作為一家上市國企,*ST鹽湖“春江水暖鴨先知”,其早在2007年便通過成立子公司藍科鋰業,布局鹽湖提鋰業務。

  不過為了“適時擴大碳酸鋰產能規劃”,在藍科鋰業之外,*ST鹽湖于2016年10月牽手國內新能源車生產大戶比亞迪,該公司就已成立了全資孫公司藏格鋰業,同時高調宣布公司將投入不超過14億元建設年產2萬噸的碳酸鋰項目。

  為了實施該項目,藏格鋰業還先后拉上了一批產業鏈上的“小伙伴”,包括與賢豐控股、東華科技、藍曉科技、啟迪清源科技有限公司幾家技術端公司,分別就技術使用、工程設計、設備購銷等簽訂合作協議。

  其中,藍曉科技提供年產1萬噸碳酸鋰(為其年產2萬噸碳酸鋰項目的一部分)的鹽湖鹵水提鋰裝置,合同價格為5.78億元。

  據藍曉科技表述,此次合作“為吸附工段的吸附技術整包合同,含材料、工藝、裝置一體化設備,分為10套相同的1000t/a提鋰裝置設備”、“主要用途是實現鹽湖鹵水中的鎂鋰分離和鋰離子的富集,降低鹵水中的鎂含量,提高鋰濃度,向膜濃縮工段提供合格液”。

  記者近日實地走訪藏格鋰業項目,據現場一位工人表述,目前該項目尚未完全投產,將于年底前完成所有設備的安裝調試,“公司下了死命令”。

  藏格鋰業上述負責人告訴記者:“我們這個項目定位是用鹽湖鹵水直接生產出電池級碳酸鋰,綜合成本在3萬元/噸以內。其他一些生產工業級碳酸鋰的企業,后續還要加工,生產成本相對會高一些。”

  不過這位負責人也表示,目前項目一期由于尚未完全投產,如今碳酸鋰的日產量在15噸左右,達產后將達到30噸/天。

  成本為王 藍海下的競爭

  所有美好的展望,都需要現實來佐證。一邊是增長迅猛的市場需求,另一邊是企業扎堆上馬項目,不過就目前情況來看,供需之間仍未形成一個較為穩健良性的平衡。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藏格鋰業現場注意到一個現象——雖然公司的電池級碳酸鋰產品日產能已具備一定的規模,但其產品尚未外輸,皆存放在一個偌大的庫房中。這從上述項目現場工人的說法中也得到了印證,“這是公司層面考慮的事,我們并不清楚”。

  藏格鋰業上述負責人告訴記者:“聯系了很多家單位,然后很多家單位是要計劃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另外,最近碳酸鋰在低位,所以我們也不急著銷售。”

  藏格鋰業作為碳酸鋰行業資源端的一家重要公司,其在鹽湖提鋰方面的諸多探索與成績,對于行業研判有著一定的參考作用。

  藏格鋰業所提及的碳酸鋰低位運行情況,已成為行業相關公司的“夢魘”。

  比如A股另一家上市公司天齊鋰業,今年上半年營收與凈利出現“雙降”,公司解釋稱:“2018年1~6月公司鋰化工產品的售價仍處于相對高位,自2018年下半年開始,隨著行業供需格局調整,鋰化工產品價格發生較為明顯的回調。”

  類似情況也發生在贛鋒鋰業身上。

  目前,國內碳酸鋰價仍未擺脫低迷。12月3日上海有色網顯示,碳酸鋰最新均價為5.5萬元/噸,工業級碳酸鋰的均價為4.7萬元/噸,較前兩個月再次下滑。

  至于碳酸鋰價格為何突然出現明顯下跌,真鋰研究創始人兼總裁墨柯此前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下游需求乏力,打擊了大家信心。同時,碳酸鋰的供應還在增長。”

  諸多企業紛紛扎堆鹽湖提鋰,待市場理智下來的時候,自然會出現新一輪的洗牌。

  在藏格鋰業上述負責人看來,決定企業能夠最終生存下來的,一定是成本為王,“如果價格一直在低位的話,礦石法提鋰是難以存活的。前幾年也是這個情況,那時候兩三萬塊錢一噸的時候,好多礦石法的企業都關停了”。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國外,國內鹽湖提鋰受制于鹽湖品質,對技術有著更高的要求。

  這也就不難理解,藏格鋰業碳酸鋰項目為何要與數家技術端的企業進行合作來共同完成。

  當前的鹽湖提鋰新上馬的項目,通常都會首選吸附法這種成本更低、也更為環保的技術。但落實到具體項目上,因為采用不同供應商企業提供的技術及設備,難免有所不同,但就目前而言又難以進行有效對比。

  就如藍曉科技在回復監管部門問詢時,對于企業提供給藏格鋰業的碳酸鋰裝置,表述其“工藝原理、吸附劑、連續離子交換設備均為自主知識產權,暫未發現市場有可對比的同類設備,無價格差異對比數據”。

  這必然是一個前景廣闊的市場,關鍵在于,誰能走得更遠?

■ 證券行業文化建設系列之八 固本強基 守正出

申萬宏源證券深入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按照中投公司提出的“打造有信仰、有擔當的國有金融企業”的要求,守理想…

2019-12-04

*ST鹽湖177億資產降價53億 20萬人圍觀仍無人報名競

每經記者 王 朋每經編輯 張海妮 12月3日上午9點,*ST鹽湖的三宗資產在阿里拍賣平臺公開競拍結束,但仍沒能找到買家。與前次拍賣情況類…

2019-12-04

估值超2000億元!剛剛 馬化騰、馬云都出手了

剛剛,快手的最新估值超2000億元了。 據媒體報道,快手即將完成新一輪融資,總金額達到30億美元,這極有可能是快手上市前最后一輪融資…

2019-12-04

中原農險回應每經:10月底已經履行賠付義務完畢

12月2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獲悉,汝州市人民法院將中原農業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列為失信被執行人。12月3日,針…

2019-12-04

mm hg00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